2021-01-27 01:07:22  动力电池
0

车东西  作者 Juice,编辑 晓寒

2020年以来,宁德时代市值一路高涨,逼近万亿大关。这背后除了因为宁德时代在国内常年处于动力电池龙头位置,还跟其庞大的产业布局相关。

动力电池领域,宁德时代已经入局了全球新能源装备的龙头企业先导智能、国内唯一能承担大型发电输变电业务的电力勘察设计上市企业永福股份,甚至还入股了年产能可以达到4万吨电池级别碳酸锂的加拿大锂矿公司。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宁德时代先是参与了拜腾的B轮融资,然后现在又和华为长安一起开始了造车之路;在自动驾驶领域,宁德时代投资了自动卡车创企明星企业嬴彻科技;在芯片领域还投资了国内AI芯片实力玩家地平线。

可以说,宁德时代的已经不甘于做一个电池供应商了,而是全方位的切入到了出行领域,而且在宁德时代的投资布局中,计划投资的都是一些有一定行业地位和非常有发展潜力的企业。如果接下来,宁德时代的市值能够顺利突破一万亿元,一定也和这些投资布局分不开。

本文福利:宁德时代正逐步将重心移至储能、芯片、换电、自动驾驶等新兴领域布局上。推荐深度报告《宁德时代战略布局的再思考》,公众号对话框回复【车东西0154】下载原文。

5大领域加大投资 宁德时代并非只是电池商

目前宁德时代在国内动力电池领域的地位仍然非常稳固。根据中国汽车动力电池产业创新联盟数据,宁德时代去年的动力电池装机量为31.79GWh,稳居国内动力电池第一名。最重要的是,宁德时代的市场占有率已经达到了50%,占据了国内动力电池市场份额的一半。

1月13日,韩国市场研究机构SNE Research也公布了全球动力电池出货量情况,宁德时代全年装机量达34GWh,超过LG化学的31GWh。连续四年蝉联第一。

在动力电池领域不断稳固的市场的表现,也让宁德时代在资本市场上风生水起,截止今年1月25日收盘,宁德时代的总市值也来到了9246.85亿,是目前国内汽车领域市值最高的企业。

在这种情况下,宁德时代为了进一步扩展自己的业务范围,也在全球范围内进行了广泛的投资布局。车东西综合相关信息,汇总制作了下面宁德时代投资布局表:

▲宁德时代近些年投资布局情况

从目前披露出来的信息来看,宁德时代的投资金额最多还是在动力电池领域,先是投资了设备制造企业先导智能,然后又入股了原材料企业NeoLithium,甚至还入股了储能企业永福科技。宁德时代在锂电领域的布局非常全面。

而宁德时代同时还向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出行、半导体等领域进行了投资,进一步完善了自己的投资布局。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宁德时代不但投资了整车制造的拜腾汽车,还出资和蔚来一起建立了电池资产公司公开探索换电模式,与宏大爆破、百城新能源一起成立合资公司在充电设施领域发力,在这一领域的布局非常完善。

在自动驾驶领域,宁德时代的投资重点放在了更容易实现商业化的物流和无人矿山方面,领投了自动驾驶卡车创企嬴彻科技,还和无人矿山公司跃薪智能创建了合资公司。

在出行领域,宁德时代参与了上汽旗下的出行品牌享道出行,共同在出行领域发力,此前,宁德时代还出资10亿元和哈啰出行建立了合资公司,在城市末端出行领域也进行了布局,在出行领域的布局非常完善。

在半导体领域,宁德时代也偷偷的进行了一些布局,去年10月10日,携手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8家企业入股杭州芯迈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持股2.7027%;而近日,宁德时代更是领投了国内芯片企业地平线。此外,在金融领域,宁德时代也在积极布局。

总的来看,宁德时代的投资项目非常多且庞杂,看的出来宁德时代的投资野心非常大。但即便如此,车东西仍然从这众多的投资中找出了三个特点。

一是宁德时代的大宗投资仍然集中在锂电池领域。

二是宁德时代的重心主要在出行领域。无论是在锂电产业继续发力,还是投资新造车公司都显示了宁德时代继续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重视。而投资出行公司,和蔚来合作搞换电、与哈啰出行合作这些都直接关系着出行行业,从这点上来看,宁德时代的投资还主要布局在出行行业。

三是宁德时代的合作途径主要分为入股和成立合资公司两种方式。作为一家市值超过9000亿元的公司,宁德时代并不差钱,所以在产业布局方面,直接投资入股是最直接的方式,从具体的案例上来看,宁德时代也确实在这么做。

但宁德时代并不想只做甩手掌柜,也希望自己能够参与到产业中去,所以宁德时代的很多合作项目都是成立了合资公司,在出钱的同时也深入的参与到了产业中,进一步扩大自己的实力。

总的来看,宁德时代虽然投资项目繁多,涉及各行各业,但是出行领域仍然是宁德时代的投资重心。通过这样的布局,即使在汽车公司开始自己生产电池后,宁德时代也还会保留很强的竞争力。

191亿元投资锂电产业 设备原材料都有布局

在众多的投资当中,宁德时代还是把自己的老本行放在了第一位。在动力电池领域的布局比较多,且投资金额也都比较大。

去年8月份,宁德时代表示要拿出191亿元投资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一个月后,先导智能发布公告称,拟通过定增募资不超25亿元,宁德时代拟认购全部定增股份。认购后宁德时代将占据7.29%的股本占比,成为先导智能的第二大股东。

▲宁德时代入股先导智能

先导智能是全球新能源装备的龙头企业,也是宁德时代最大的锂电生产设备的供应商之一,通过这一笔投资,宁德时代也成功将电池生产设备握在了手中。

在收购先导智能股份的当天,加拿大多伦多V板上市的NeoLithium公司宣布与宁德时代的子公司签署股权认购协议,宁德时代将会投资858万加元(约合人民币4401万元)认购超过1000万股。交易完成后,宁德时代将会占有这家公司8%的股份,成为NeoLithium的第三大股东。

NeoLithium是加拿大著名的锂矿公司,目前在阿根廷卡塔马卡省拥有TresQuebradas锂盐湖项目,未来年产能可以达到4万吨电池级别碳酸锂。此举也显示宁德时代正在进行产业链的布局。

之后,宁德时代继续在锂电产业上进行投资,2020年12月10日,永福股份发布公告称宁德时代将持有其1456.8万股股份,将占永福股份总股本的7.998%,凭借这些股份,宁德时代将会成为永福股份的第三大股东。

▲宁德时代入股永福股份

永福股份是国内唯一一家能承担大型发电、输变电业务的电力勘察设计上市企业,这也意味着宁德时代在电力领域的参与将会增加。

而去年7月份,宁德时代也和星云股份组建了合资公司福建时代星云科技有限公司,主要经营风光储充测一体化智能电站、家庭智能后备电源系统、基站智能后备电源系统、变电站储能系统、岸基电源系统、能量管理系统等,以期在全国推广电动车智能充电站,满足电动汽车充电服务市场需求,适时开展电动汽车电池系统售后检测。

通过这两笔投资,宁德时代得以在电池和储能领域的布局更进一步。

但持续在动力电池方面发力并不是宁德时代的最终目的,因而宁德时代出了稳固自己在锂电市场的地位之外,还做了很多的跨界投资。

曾投资拜腾 还要携手华为长安造车

所有的汽车核心零部件企业都面临着一个问题就是:会不会造车?宁德时代也不可避免的遭遇了这个问题。从具体动作上来看,宁德时代虽然还没有下场自己造车,但是其对造车这件事非常积极。

早在2018年,彼时的明星创业公司拜腾在上海举办发布会,宣布其已经完成了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2.7亿元)的B轮融资,其中一汽和宁德时代参与了投资。

▲拜腾工程样车

这也是宁德时代首次投资整车企业,时任拜腾CEO毕福康表示,宁德时代的投资是希望找一个合作伙伴共同研发电池和车型。

这也被视作是宁德时代造车路的开始,但是后面大家就都知道了,拜腾在坚持了两年后,在量产前遭遇了不小的困难,不过现在逐渐挺过来了。今年1月5日,拜腾与富士康、南京经济技术开发区(NDZ)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计划于明年一季度前实现拜腾首款车型M-Byte量产。

2020年11月14日,央视《第一发布》节目中,长安汽车董事长朱华荣表示,长安汽车将联合华为、宁德时代打造一个新的高端智能汽车品牌。

这也是宁德时代的名字第二次和车企扯上关系,这次合作的是央企长安,不过长安汽车并未向外透露三者的合作关系是怎样的。

▲宁德时代与长安汽车建立合作关系

而近日,已经有媒体报道称,长安、华为、宁德时代合作的首款车型将会在明年推出,将基于长安EMP2平台打造,定位中型纯电SUV,内部代号“E11”。这一次,由宁德时代亲自参与的车型应该是真的就要来了。

除了直接在电动汽车上面发力,充电和换电业务的投资布局,宁德时代也没有闲着。

2020年8月20日,宁德时代、蔚来汽车、国泰君安和湖北省科技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一起出资成立了武汉蔚能电池资产有限公司,其中,宁德时代出资2亿元获得了25%的股权及董事席位。这家公司主要进行换电业务,支持蔚来汽车的换电业务。

▲宁德时代和蔚来合作换电业务

就在刚刚过去的12月,宁德时代又和宏大爆破合资成立了福建宏大时代新能源科技公司,其中宁德时代出资780万元,持股比例为26%,这家公司的主要经营充电桩方面的业务。

但此前,宁德时代还出资2450万元人民币联合百城新能源成立了快卜新能源,持股比例为49%,新公司主要布局充电网络。

而宁德时代频频在充电桩领域投资布局也和自身的技术有关,在2019年的法兰克福车展上,宁德时代展示的快充技术15分钟就能够将电池从8%充电至80%,将目前广泛使用的时间缩短了一半。

总的来看,宁德时代从电池切入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决心已经非常明显了,但在汽车圈呆的久了,宁德时代会不会自己下场造车还很难说。

投资自动驾驶货运公司 跑到矿山搞无人车

但宁德时代的目光盯上的不仅仅是电动汽车,在自动驾驶领域,宁德时代也已经在偷偷布局了。

去年11月9日,国内自动驾驶卡车公司嬴彻科技宣布完成新一轮1.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77亿元)的股权融资,而此轮融资则是由宁德时代领投。

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此次投资是战略投资,在资金投资之外,未来嬴彻科技的干线物流自动驾驶系统可能会有更多的能源选择。

▲L3重卡样车在封闭高速公路测试场进行自动驾驶功能评测

目前嬴彻科技已经和东风商用车和中国重汽分别联合开发L3级别自动驾驶重卡,计划于2021年底量产,这将会是国内最早是限量的自动驾驶卡车。

近段时间,嬴彻科技还跟四维图新达成了前装量产定点合作协议,四维图新将会为嬴彻今年量产的自动驾驶商用车提供L3级自动驾驶的高精度地图“数据+引擎”产品服务。

除了积极研发自动驾驶卡车,嬴彻科技还已经和一百多家物流企业签署了合作关系,成为自动驾驶卡车创企中,商业化进展最快的企业。

此外,去年7月9日,宁德时代和河南跃薪智能机械有限公司成立了一家新公司,宁德时代持股比例为30.77%为二股东。这也意味着宁德时代在自动驾驶卡车之外,又在无人矿山领域投入了重金。

据介绍,双方将会整合资源,发力电动智慧矿山技术研发和产业推广提供全流程解决方案。新公司的经营范围将包括电动化无人矿卡和无人矿山技术研发、提供电动化无人矿卡和无人矿山技术解决方案等。

据了解,跃薪时代开发的电动智慧无人矿山整体解决方案,名为Ener-magic系统,以锂电池纯电驱动技术为基础,融合了5G技术的传输和智能互联,通过大数据算法来实现无人驾驶、智能管控。洛钼集团、焦煤集团都已经应用了这一系统。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2月30日,国家交通运输部公开发布了《关于促进道路交通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和应用的指导意见》(简称《指导意见》)。

▲《关于促进道路交通自动驾驶技术发展和应用的指导意见》公开发布

文件显示,在自动驾驶载货运输服务方面,鼓励在港口、机场、物流场站、交通运输基础设施建设工地等环境相对封闭的区域及邮政快递末端配送等场景,结合需求,开展自动驾驶载货示范应用,并在做好风险评估和应急预案的前提下,视情推广至公路货运、城市配送等场景。

这也意味着物流行业即将会成为最快商用的自动驾驶的领域,从这点来看,宁德时代的这两笔投资成功预见了风口,可能会带来更多的收益。

投资上汽旗下出行领域 还想做“金融大佬” 

既然已经布局了电动化和自动驾驶,共享出行方面宁德时代也没有落下。

在2020年12月18日,上汽集团旗下出行品牌享道出行宣布完成了超过3亿元的A轮战略融资,投资名单中也包括了阿里巴巴和宁德时代。

享道出行成立之后,注册量已经超过了2000万,服务的企业用户超过了2000家,今年10月这一平台共收到了6.3亿单,当月总量超过10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只有滴滴、曹操出行、T3出行、美团打车、享道出行等八家企业。

▲宁德时代投资享道出行

可以说,这家公司在出行领域也有一定的市场。

之后,三家公司将会在自动驾驶、新能源、数据技术和差异化模式探索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

而在2019年,宁德时代还曾出资10亿元联手哈啰出行建立合资公司,推出定位两轮电动车的“哈啰换电服务”。在两轮出行领域,宁德时代也布下了重兵。

而在半导体领域,宁德时代也悄悄做了布局,去年10月10日,携手湖北小米长江产业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8家企业入股杭州芯迈半导体技术有限公司,持股2.7027%。

近日,国内芯片企业地平线宣布完成了C2轮4亿美元(约合人民币25.9亿元)的融资,领投的企业分别为Baillie Gifford、云锋基金、CPE、宁德时代。据地平线介绍,这笔资金将会用于加速新一代 L4/L5 级汽车智能芯片的研发和商业化进程,以及建设开放共赢的合作伙伴生态。

此外,2020年8月18日,宁德时代入股了天津市滨海产业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成为16家股东之一,同时还与蚂蚁集团、南洋商业银行、北大千方科技等公司组建了一家消费金融合资公司。

12月18日,宁德时代出资9亿元成为了中法人寿保险的新晋股东,通过这一系列操作,宁德时代还成功的进入了金融圈。

布局欧洲+研发新技术 宁德时代冲向万亿市值

虽然宁德时代在投资领域动作频频,但是之前靠钱买并不能买来技术和市场这样的立身之本,宁德时代在投资布局之外,也在积极研发新的技术,以及开拓新市场。

在新技术方面,宁德时代一直没有放缓脚步,在刚刚过去的2020年,就公布了多项重磅技术。去年,宁德时代创始人曾毓群在接受彭博社采访的时候曾表示将推出一款可以使用16年,寿命超过200万公里的动力电池。目前动力电池保修期约为8年或24万公里,宁德时代将会把动力电池的使用寿命提升了数倍。

▲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图源网络)

在9月份举办的2020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曾毓群发表演讲时透露,已开发出可以做到不起火只冒烟的电池,会在年底在一些车型量产。而去年底,蔚来正式发布的100kWh大电池就采用了这一技术。曾毓群还曾表示宁德时代正在高压无钴、无贵金属电池、固态电池方面进行研究。

此外,宁德时代还在积极研发新的电池封装技术,此前宁德时代已经推出了CTP(无模组)技术。CTP技术可以让电池的成本大幅下降,宁德时代的磷酸铁锂电池的度电成本已经降到了600元以内,而公开报道显示,行业大部分企业还维持在800元左右。

▲宁德时代CTP电池概念图(图源网络)

在去年8月份的一场行业论坛上,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介绍正在与客户联合研发CTC技术,其目标不仅仅是将电芯集成到底盘,还会将三电系统,以及DC/DC、OBC等高压部件纳入进来,并通过动力域控制器优化动力分配降低能耗。

基于这种设计,电动车的续航里程将会达到800~1000公里,而成本则可以低于燃油车。

在市场占比方面,宁德时代目前已经成为了国内动力电池领域绝对的霸主了,但是欧洲新能源市场的崛起让欧洲市场也成为了一个重要的市场,而宁德时代这一市场也早有布局。

早在2018年,宁德时代跟德国图林根州州政府签署了投资协议,计划投资2.4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9亿元)在图林根州埃尔福特市设立电池生产基地与智能制造技术研发中心。一年后,投资总金额将上调到了接近18亿欧元(约合人民币143.5亿元)。

去年10月18日,宁德时代在德的电池工厂正式开始动工,新工厂占地23公顷,产线包含电芯及模组产品,计划在2022年实现14GWh的产能。

虽然国内其他动力电池企业也计划在进军欧洲,但宁德时代无疑是动作最快的一个,仍然占据了先机。

通过对动力电池技术的不断研发,宁德时代已经成为了动力电池领域的王者,而在其他领域的持续投资,也显示了宁德时代的广泛布局。

正因为如此,宁德时代才能持续保持较高的增长势头,冲击万亿市值仅仅是时间问题。

结语:动力电池并非是宁德时代的终点

作为近些年来最成功的动力电池企业,宁德时代创造了很多奇迹,包括仅仅用了6年就成为全球第一,此后连续三年蝉联全球第一,股价也在今年迎来了飞速增长,较年初增长了近5400亿元。

但宁德时代同样还只是一家年轻的企业,目前还在组很多的布局,从宁德时代的投资就可以看出,宁德时代不仅在动力电池方面继续发力,新能源汽车、自动驾驶、充电桩等领域也是宁德时代的目标。

对宁德时代来说,资金并不是首要的问题,在手握大把现金的情况下,宁德时代选择广撒网也并不奇怪,等宁德时代的投资版图进一步展开的时候,这家公司将会成为出行领域的一个巨头。


   暂无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2020年12月我国动力电池销量共12.2GWh 同比增长56.9%